GuestBamboo

亲爱的嫌疑人 5

“请问你是不是和裴珠泫女士有什么关系,当天晚上为什么抱在一起?”

………

 

大批的记者集中在警局,质问着要进门的孙胜完,她低头不语,只是皱着眉觉得烦闷,硬是挤进了警局,关上了门。

 

孙胜完进了办公室,就是仰着躺椅,觉得疲惫,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些事。

 

“孙队,组长叫你过去一趟,应该是为了早上这件事……”

 

“知道了,我一会去。”孙胜完打发了进来通知的警员,又思考了一会,就去了组长办公室。

 

“你说吧,怎么回事?你跟这个裴珠泫什么关系?”组长摊了一组照片在桌上,“这是记者发来的照片,现在媒体已经炸了,你说说看怎么收拾?”组长吸着烟。

 

“我会尽快找出凶手的,再给我点时间。”孙胜完语气里透着无奈。

 

“凶手?难道你还不知道裴珠泫她就是凶手吗?指纹也已经验证是她的了,作案时间也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孙胜完你还要怎么样,想包庇她吗?”组长开始发火了。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那她的动机是什么,裴小姐不是凶手,请你相信我。”孙胜完着急了起来。

 

“不是我不相信,证据已经说明了一切。”组长在烟缸里掐灭了烟头,“而且,就算我信,那大众呢,大家都不会相信的,难道不是吗?”

 

“我知道,但我真的需要时间,请再给我点时间好吗?我一定能找到凶手。”孙胜完哀求着。

 

“如果不能呢。”

 

“如果不能,………..”孙胜完没有往下说,犹豫了。

 

“我替你说,如果不能,你亲自把裴珠泫抓来,明白了吗?”组长很严肃地对着孙胜完下命令。“你出去吧,我给你三天时间。”

 

“谢谢。”孙胜完鞠了一躬,就出去了。

 

她魂不守舍地一整天都坐在办公室里,一边想着如何破案,一边又想着如何去保护裴珠泫,她觉得自己无能为力极了,很失落。

 

“滴滴滴滴……..”手机猛烈地震动,是姜涩琪。

 

“涩琪啊,怎么了?”

 

“胜完你还好吗,我看到了新闻,说你跟珠泫欧尼有关系,现在是不是很多记者都在警局外,我担心你。”

 

“我没事,只是………”孙胜完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不如我们约个地方,要好好谈一下,就在你家附近的小咖啡厅吧。”姜涩琪提议。

 

“嗯,好,晚上见。”孙胜完说完就挂了电话,继续盯着白板上的裴氏人物关系图。

 

“裴氏长孙。”孙胜完无意地看了看裴少爷的照片,开始思考,“我倒要见识一下。”

 

 

涩琪早就在咖啡厅等着,选了个角落不引人注意的位置,默默等着孙胜完。

 

“涩琪啊,等了很久了吗?”孙胜完一到就悄悄地坐到了姜涩琪对面的位置。

 

“胜完呐,你来了,我有事情跟你说。”姜涩琪很匆忙地拿出一些照片。“你看,这是我叫人偷偷调查裴氏少爷的照片,最近发现他很不安稳,你看。”

 

孙胜完看了些照片,显得狐疑,但是气愤。“这不是欧尼家的管家吗,怎么跟裴氏少爷走得这么近,还有,给了他什么?”孙胜完扔了扔照片,“看来珠泫欧尼可能会有危险。”

 

“如果管家每天都在欧尼家的话…….”姜涩琪不太敢想。

 

“怪不得……”孙胜完自言自语了一句。

 

“怪不得什么?……”

 

----

 

“谢谢你。”裴珠泫的语气像是诚心的祝福,也像是临别的祷告。

 

这时,管家开了门,从里面走了出来。“小姐,你回来了,昨晚去哪儿了?担心死我了。”

 

孙胜完和裴珠泫赶紧分开,整了整衣服。

 

“对不起,我有些难过,所以出去了一夜。让您担心了。”裴珠泫诚恳地道着歉。

 

“快进来吧,那位是…….孙警官吗?”管家眯着眼,好久才认出,“孙警官你好,我们小姐…….”

 

“没什么,只是顺便送她回来而已。”孙胜完微微一笑,又对着裴珠泫,“裴小姐没事就好。”

“哎哟,那可真是要谢谢孙警官了,要不进来坐坐吧。”管家突然客气了起来。

 

“不用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孙胜完拒绝了。

 

裴珠泫朝着家门走去,离几步之远的时候,停下脚步,缓缓转了身,展现的笑容不是假装,而是一种告别的决心,像是要永远见不到的感觉在孙胜完心间打颤。

 

“辛苦了。”

 

孙胜完不知怎么回应,只是点了点头。“快进去吧,天凉。”

 

裴珠泫进了屋,关上了门。

 

----

 

“也许欧尼是在暗示什么?”孙胜完回想起来,有些后怕,“不行,涩琪啊,我要去趟欧尼家,先走了。”

 

孙胜完起身就驱着车飞向了裴珠泫家,一路上连红绿灯都没有关注,就直直穿了过去。

 

孙胜完在裴珠泫门外敲了很久,但都没有人回应,开始心急,硬是踢开了大门,撞了进去。屋子里黑漆漆的,似乎本就没人在,孙胜完找了好久,也没有人存在的气息,开始拨打了裴珠泫的联系电话,也显示是无法接通状态,这些急坏了她。

 

姜涩琪打来电话。

 

“胜完呐,今天晚上好像有慈善晚会,就在上次裴家举办周年酒会的地方。”

 

“知道了。”孙胜完挂了电话,就赶往了那地方。

 

今晚裴家举办了慈善晚会,是裴珠泫要求的,是想要将裴老生前的一些古董捐献出去。

 

但是这一举动着实引来不少人的斥责。大家一致认为,裴珠泫是想趁着裴老过世,好独吞财产,以裴氏第一人的身份,提前确立继承人的身份,夺走裴氏长孙继承的权利,这样就任凭她摆布。

 

尽管如此,还是会有大大小小的社会人士出席,也许他们只是想借此拿走点什么,并不想掺和与他们无关的冷暖世故。

 

大家就座。闹哄哄的。

 

出来主持晚会的人开始宣布。

 

随后,裴珠泫也出来了,站在楼上,向下探望,眼里依然有着一股霸气的冷美人气质,似乎并没有因为最近的事情而被影响。

 

 

随着一件件藏品的展出,一直都有一位嘉宾在喧宾夺主,那就是裴氏少爷。只要但凡有一件古董展出,他都以最高价收购,直到在场人无法出价才甘心地收手,也不敢出更高的价格。

裴少爷一直都在大厅对着楼上的裴珠泫对峙着,很诡异地一笑,显得志在必得。

 

直到最后的展品被公布,下面一片喧哗。

 

“我没有听错吧,是裴氏集团吗,她是疯了吗……”“不会吧,这也太……”底下的人都在议论,眼光纷纷对向了裴少爷,此时的他已是满眼怒火,抑制不住,站了起来,“都给我停下,听到没有,给我停下!”

 

主持人有些慌了,看了看上面的裴珠泫,她也是无动于衷,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

 

“我们今天的慈善晚会就到这,还有很多的节目,酒水提供,谢谢大家。”

 

说完大家都散开了场。

 

裴少爷冲了二楼去,裴珠泫转身就进了房。

 

裴少爷也跟着进去了。

 

“你疯了吗!转让裴氏集团,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裴少爷怒吼着。

 

“我知道,我不需要你教我。”裴珠泫很冷。

 

“好,那我就等着你被逮捕的那一天。我看你能耐多久。”裴少爷说完又语气缓和了一点,“你要知道,就算你让出去,我还是会买回来,我可以一分钱不花地回到我手里,到时候我就名正言顺地掌管集团,至于你,就在牢狱里度过吧。”

 

“你!”裴珠泫想一巴掌甩过去,但被制止。

 

“或许你跟我结婚,那就好说,我就替你洗脱罪名,怎么样?”裴少爷开始动起了歪脑筋。

 

“疯子!”裴珠泫想走,被裴少爷拉住,不能动弹,“你根本就不是我妹妹是吧,那老头子也是知道的吧。”

 

“你不准那样称呼爷爷。”裴珠泫有些怒了。

 

“得了吧,你就是想得到那财产,不是吗?那老头子把我放到国外就是不让我继承,我早就怀恨在心了,我要夺回我应有的。”

 

“你放开我,疯子。”裴珠泫挣扎,但是一直被死死抓着。

似乎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裴少爷想要拿起一边的硬器对着裴珠泫动手。

 

“嘭!”门被踢开。

 

“住手!”孙胜完一脚踢开了裴少爷,把他踢倒在地。

 

“谁给你的胆子动我的人!”

 

…….


评论
热度(83)

GuestBamboo

真诚 善良 积极 是饭毛的理由了。
很幸福💗💙💛💚💜

© GuestBamb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