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estBamboo

亲爱的嫌疑人 3

"孙队。"一个警员进了门,"发现了线索,那把匕首....."警员把报告给了孙胜完,"接下来怎么办?"

孙胜完看了看报告,皱了皱眉。

"先不要行动,明天就是裴老先生的灵堂仪式了,过了再说。"

"这样好吗?万一要是...."

"没有万一。你先出去吧。"孙胜完听起来很沮丧。

"好。"

关上了门。

孙胜完显得很惆怅,把报告藏进了抽屉。

_____

下了班。

孙胜完正要驱动车,手机响了,是姜涩琪打来的电话。

"胜完呐!你下班了吗?晚上一起吃饭好嘛!你在哪呢?!"

"我还刚刚出来呢,我来找你吧。"

"好!等你。"

__

两人去了一家有些格调的咖啡蛋糕店。

"胜完呐,那个案子查的怎么样了?"姜涩琪塞了一口蛋糕。

"还没有进展,还在调查中。"孙胜完说得很中肯。

"是吗?我总是在外面听到一些消息,说什么....."

"说什么?"孙胜完打断了姜涩琪。

"说那个裴大小姐....就是凶手,是为了早点继承事业,不让那个她在美国的哥哥回来得逞。"

孙胜完没有说话,默默喝了口咖啡。姜涩琪担心地看了看她的脸色,"胜完呐,你没事吧,嗯?"

"没事。"孙胜完很郁闷,干脆一口闷完了咖啡。"涩琪啊,今天还有点事,我先走了。等我结束了案子,空了我们再约吧。"

"啊...啊好,你小心啊,有事打我电话。"

"嗯,先走了。"

孙胜完的脚步看起来很沉重,走出了门口。

"胜完,这是怎么了,压力是不是太大了。"姜涩琪有些不由得在心里担心起孙胜完。

孙胜完在车里看了看手机,盯了盯时间,就开车走了。她顺着道路来到了裴珠泫的家外,兜兜转转。

她下了车,走到了裴珠泫家外,看着亮着的窗户,深深叹了口气,"真的吗?"总是会纠结的孙胜完,此时内心也正在思考着,思绪乱的很。

"是孙小姐吗?"

孙胜完的背后出现了声音。

转头一看。

裴珠泫正站在身后,淡淡地看着孙胜完,嘴角似乎抑制不住微笑,轻轻抬起,又走到了孙胜完面前,"孙小姐,有事吗?"

"啊...啊,只是回家途中路过,于是就想要不要拜访一下裴小姐。"孙胜完很慌张,从小表情就可以看出。

"谢谢孙小姐,如果不麻烦的,可以进屋坐坐。"

"我看还是不了吧,有点晚了。裴小姐早些休息,明天....就是裴老的灵堂仪式了。"

"我知道。"裴珠泫听到了这句话,有些低头不愿说话。"所以,明天孙小姐,能来吗?"

"我吗?"孙胜完堂皇。

"对。我希望你来,一个人陪着爷爷似乎,有些凄凉。"裴珠泫看似无所谓,带点取笑的语气,在孙胜完看来是一种悲伤。

"好。"孙胜完答应了。

"凶手找到了吗?"裴珠泫转移了话题。

"啊....还没有,正在尽力,不过你放心。"孙胜完有些不敢说,搪塞了过去。

"如果找到了,请孙小姐不要顾及地第一时间告诉我,好吗?"裴珠泫意有所指地看着孙胜完。

"一定。"孙胜完准备回到车里。

"对了,孙小姐叫什么名字,一直称呼小姐怪膈应的。"

"孙胜完。"

"好,记住了。路上小心。"裴珠泫挥了挥手。

孙胜完点头示意,驱车离开了。

孙胜完,是很好听的名字。

___

大大小小的媒体都聚在了灵堂外边,想要知道些什么,因为外界一致认为的是裴珠泫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爷爷想要获得董事权。

在闪光灯的照射下,裴珠泫带着墨镜下了车,但没有遮遮掩掩,倒是从容地走进了灵堂,公司上上下下的高层都在里面就座,但其实因为外界的猜想而导致了他们的敌视,自然而然地怀疑裴珠泫,不给好脸色。

"最后一个才到,还有没有点良心,都不知道我们等了多久。"其中的人不太友好,跟着其他人起哄。

裴珠泫没有过多的顾及,只身往前,摘下墨镜,跪在了灵堂前,低着头,嘴里在碎碎念着什么。

"到底现在该怎么办,你作为公司暂时代表人倒是说句话啊,大小姐!"其中一人耐不住起身想要迎上前,动起手。

"你想对大小姐干什么!"硬生生被管家拦了下来。

"今天是爷爷的祭奠仪式,不要打扰他老人家。"裴珠泫很冷的说着,引起了一众人的愤怒。

"我看你就是想吞并裴氏集团,趁着裴少爷不在的时候!你个杀人凶手。".......

铺天盖地的骂声劈头盖脸,更是激起了外面媒体的好奇,想要冲进里面。

"你们这么热闹啊?..."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是裴少爷,裴少爷回来了!"高层们向他鞠躬。

"是你。"裴珠泫两个字真的可以拒绝任何人。

"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还要装作不知道吗?"裴少很调侃地讲着,"也是,这样你可以继承爷爷的公司,不是吗?"言语的讽刺让裴珠泫眉头皱了起来。

"这样又是什么样?"

"你心里清楚。咳咳。"裴少转头提高嗓门,对着在场人"这是从警局拿到的指纹验证,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匕首上是裴大小姐的指纹!"

"什么,果真人是她杀的...不会吧....哇,看不出来,没想到啊,是这样的人...."

"你还有什么要说,真是我的好妹妹。等什么啊,把她抓起来啊!"

一帮人想要冲上去抓住裴珠泫。

"你们想干什么!"从人群后突然出现了怒吼的声音。

是孙胜完。

"胜完。"裴珠泫的眼里突然仿佛看到了星星。

孙胜完拨开人群,走到了裴珠泫面前,给出了坚定安全的微笑,背过身,背着一只手握住了裴珠泫的手。

"你是哪位?"裴少有点冲。"这是家事,你不能掺和。"

"我是负责这次案件的警察,我姓孙。"孙胜完伸出手想要握手,却被拒绝。

"你这份指纹文件从哪儿弄来的?"孙胜完指了指他手上的文件。

"管你什么事,我还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警察呢。"

"如果不信,可以跟我回一趟警局,看是不是真的,不过,我怎么看,你这文件都是假的,你知道造假文件是有罪的。"

"怎么?还需要经过你同意吗?"裴少开始咄咄逼人,"她就是凶手。"

"裴小姐是不是凶手我会调查,但是,她的安全,现在起,由我负责,所以,你们,任何一个人,都不允许接近她。听明白了吗?"孙胜完的眼神开始凶狠,语气坚毅了起来。

"怎么?吓唬我?你不怕她杀了你吗!"裴少开始威胁。

"你只要别杀死你自己就好了。还有,收好你的假文件,别丢了。"孙胜完很用力地反驳了回去,吓得裴少顿时变脸色,没有说话了。

"今天是裴老的祭奠仪式,我希望大家不要打扰他老人家,也算是安安静静的走了。警方会尽快给个交代。"孙胜完安抚了在场人。

裴珠泫握紧了孙胜完的手,死死抓着。

孙胜完则是很温柔地安慰,"没事的,有我在。"

人群渐渐退散,离开,灵堂变得安静。

孙胜完刚刚从洗手间回来。

"诶,伯伯,你还没离开吗?"孙胜完看见管家。

"啊,我等大小姐,看她没动静,我也不好意思打扰,来的人都走了,也该离开了。"

"没关系,伯伯你先回去吧,我会送她回家的。"

"这...这个,怎么好意思孙警官呢。"管家开始推托。

"说了,现在我要随时在她身边。您就先回去吧。"

实在说服不了,管家就先走了。

"裴小姐,可以走了。"孙胜完依旧陪同在裴珠泫身后。

"好。"裴珠泫有气无力,起身的时候不小心软了一下腿。

"唉,小心。没事吧?"孙胜完接住了裴珠泫,担心起她。

"没事。"裴珠泫站直,慢慢地走了出去。

孙胜完小心翼翼地扶她进了车里,两人开着车走了。

一路上,裴珠泫遮掩不住的疲惫,一语不发,在孙胜完看来很是担忧。

"裴小姐,今晚就好好休息吧,今天发生的事情就让他过去.....不用管别人...."

"可以去你家吗?"裴珠泫打断了孙胜完。

"什么?"

...........

Ps:可以允许它成为2018最后一篇吗?😂

评论(7)
热度(111)

GuestBamboo

真诚 善良 积极 是饭毛的理由了。
很幸福💗💙💛💚💜

© GuestBamb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