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estBamboo

Oil Painting

孙胜完和友人正一起在一家画廊里欣赏着来自世界各地画家作的名画。


孙胜完走过一处最显眼的地方,看到了一副摆得方方正正的油画,高高地挂着。孙胜完走到了它面前,被吸引住,盯着看了好久。


它的主题是一个女人。身着英气十足的白色短西装套装,头戴皇冠形状的礼帽,英姿飒爽地站立。从五官来看,她很完美,几乎是人类达不到的程度,额头,眼睛,眉毛,鼻子,嘴巴,甚至是下巴,都是无与伦比的美丽,散发着魅力。


"好漂亮。"孙胜完上下打量着这幅油画,"你知道这幅画是谁画的吗?这个女孩子的名字又是什么?"孙胜完向身边招了招手,可是好像身边空空的。孙胜完往边上一看,没有人,刚刚同行的友人也不在,好像.....整个画廊都空了,连墙上的画也都不见了,只留下了孙胜完面前的一副。


孙胜完突觉疑惑,她转过头,发现画上的女人对她笑得更加灿烂,程度更深。孙胜完眨了眨眼,确认自己没有眼花,发现女人正一步步从画里走向自己。孙胜完颠簸着走退后,地上的障碍物绊倒了她,坐在了地上,孙胜完有些心悸,她眼睁睁看着画里的女人走了出来,幻化成了实体,五官立马变得立体,更加精致绝伦,令孙胜完入迷,睁大着嘴巴。


"没事吧?"女人伸出手,友好地对她微笑,又去搀扶孙胜完。


"是热的。"孙胜完接触到了女人体温,热乎得惊讶,又迷惑于她如何变成了真人,从画里走出。"你...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吗?刚刚...我是说..."孙胜完语无伦次,满脸娇红地让女人憋笑。


"我叫裴珠泫。"女人很喜欢地介绍自己,"你呢?"


"孙....胜完。"孙胜完不敢直视于这个叫裴珠泫的女人。


"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吗?"裴珠泫开口,声线是如此温柔动人。


"等...我?"孙胜完反问,睁大着眼睛。


"你看看周围,一切都消失了。"裴珠泫手指四方。


周围的一切的确在孙胜完眼里都消失了,名画,看客,装饰....统统仿佛隐形了一般看不见,也感受不到,干干净净的。"为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当你看到了我,你就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了,因为你的眼里只注意到了我,对吗?"裴珠泫靠近孙胜完,托起她的下巴,很魅惑地用着腔调。


"我....."孙胜完瞳孔打量着裴珠泫,发现近距离观察她的脸庞,毫无瑕疵,天使般的美丽敲击着孙胜完的心脏,为止疯狂跳动,她努力克制,却越来越快。


"当你也跟我一样戴起了皇冠那个时刻,我就一直心心念念,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裴珠泫一只手牵起了孙胜完的手,一只手捂住她的眼睛,引向了面前空空的画框。"看看你吧,我的孙胜完。"


放开手,孙胜完看到自己的模样被画在了画框里。同样也头顶皇冠,身穿白色但显华丽的服装,看出来似乎也是个贵族身份,有恃无恐地盯着前方。


"这是?"孙胜完被绕晕,已经不知道自己处在何等的迷幻世界。


"这是你。"裴珠泫看着孙胜完,"我一直在等待的你,你终于回来了不是吗?"


"可是,我从不曾见过自己穿着如此华丽的服装。"


"那又如何,不管你是何等身份,穿着什么,我都一样如愿等你。"裴珠泫十指紧扣住孙胜完,头挨近,在孙胜完的唇上停留了一小会,又逗留着回味小许。


孙胜完没有拒绝,安然地接受着面前的裴珠泫带来的馈赠,一种似曾相识的馈赠。


"时间好快,不是吗?"裴珠泫靠在孙胜完肩上,紧紧抱着她,"我还是等到了你。"裴珠泫很幸福地紧闭双眼。


孙胜完好像已经不那么陌生地抱住了裴珠泫,似乎深有体会地搂着裴珠泫,脱口而出,"是啊。"


"你再闭上眼睛好不好?"裴珠泫再一次要求了孙胜完,慌忙地举起孙胜完的手遮上她的眼睛,"我数到三,你再睁开。"


"好。"








....


"胜完?"友人正好奇地看着孙胜完,不太明白她的行为。


"我...."孙胜完又向周围望了望,她看见周围还是刚刚的模样,热闹,眼前的画还是原来孙胜完看到的那副,画中的人依旧站在那,美丽。


孙胜完再靠近一些,想抚摸画作,被附近的工作人员阻止。孙胜完急忙追问,"请问,这幅画的名称是什么,画中的女人叫什么?"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是由一位匿名作家投来的,据说本有两幅,却丢了其中之一,有点可惜。"


"谢谢。"孙胜完觉得有些惋惜。


离开的时候,她依然看了看那一幅画。


"裴...珠...泫。"


孙胜完展出了顾名思义的一抹笑。


评论(8)
热度(126)

GuestBamboo

真诚 善良 积极 是饭毛的理由了。
很幸福💗💙💛💚💜

© GuestBamb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