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estBamboo

再次见到你 19

过了一晚上。

 

裴珠泫醒来已经是温暖的床上。

 

她捂着头,迷迷糊糊,身子浑身发着热,大概是昨晚淋雨过多而导致的,头也晕乎乎的。

 

“我为什么在床上?”裴珠泫回想起昨天,只停留在自己躺在地上的记忆......

 

“是胜完吗?”裴珠泫躺在孙胜完家里的床上,有些纳闷,也有些期待。

 

床边放着一套完整的衣服,是裴珠泫自己的,身上也穿着睡衣,是自己的。

 

“这是怎么回事?胜完,胜完.....”裴珠泫第一想到的就是孙胜完,急忙下床去检查孙胜完有过的痕迹,发现厨房和客厅没有迹象,裴珠泫又回到了失望的情绪。“是梦吧,都是梦。”裴珠泫掐着自己的手臂,疼痛至极,却还是没有改变眼前的场景......

 

经过了昨晚的事件。

 

裴珠泫已经彻底地被击溃,接受了孙胜完已经离开的事实,把自己沉在了死去的记忆里。

 

回到公司。

 

裴珠泫毫无灵魂地走进办公室,任凭谁叫住她,她都听不见......

 

她把门反锁,回到位上,不知道要干什么,就静静地坐着......

 

孙胜完的辞职信还在一边躺着,还没有被打开。

 

裴珠泫拿过,拆开了它,可是里面却没有关于辞职的过多信息,只有:对不起,我爱你,祝你幸福。                                                      署名:爱你的孙胜完

 

心还是那么痛,看到了这行字,更加的痛。

 

无情的泪水又落了下来,滴在了“爱”的字眼上,显得可怜。裴珠泫紧紧地捏着纸,“你在哪儿?”

 

 

门外的朴秀荣憋了很久,终于等到了裴珠泫,急着说些什么。

 

“秀荣。替我办手续,我要辞职。”

 

“什么!?辞职?!”朴秀荣惊得闭不上嘴。“欧尼,你在说什么?!你走了谁来接替。”

 

“你要辞职干什么?”裴妈依旧淡定地问着,丝毫不为所做的事情感到抱歉,“你又要干什么,离了公司,你就什么也没有了?”

 

“我不在乎。”裴珠泫很坚定,转过身对着裴妈,“还有,从今天起,我就不是你的女儿了。”

 

“你!.....”裴妈被气住。“就算这样,孙胜完那丫头也回不来了,你死心吧。”

 

“那么,再见。”裴珠泫打了招呼就走了。

 

 

裴珠泫到了楼下,发现姜涩琪正站在外边,这次等的是裴珠泫。

 

“欧尼。”姜涩琪使了使眼色,意识着裴珠泫上车。

 

在一处咖啡店。

 

姜涩琪啜了一口咖啡,然后关心着,“欧尼,没事吧?”

 

“没事。”裴珠泫盯着咖啡回答。

 

“胜完她......姜涩琪刚要提起这个名字。

 

“她走了。”裴珠泫冷静地可怕,正视着姜涩琪,“她走了。我没找到她,以后也找不到了。”

 

“欧尼,打起精神,不要这样。”姜涩琪握上了裴珠泫的手,试图鼓励她。

 

“我知道,涩琪,谢谢你。”裴珠泫似乎并没有接受,把手缩了回去。

 

“胜完她,一直很爱你,就算再怎么样,但她始终是爱你的.....”姜涩琪有些惋惜地说着。

 

“胜完她,对你不好吗?我还看见你们......”裴珠泫反问着。

 

“没有。她一直爱的是你,就算我怎么接近,她都心里想的是你,甚至只希望你得到幸福,所以才会放弃自己。”.......

 

裴珠泫眼眶又湿润了,再坚强的人哪怕听到心里的人是爱自己的也会忍不住落泪,收了收情绪,裴珠泫只是轻眨了几下眼眸,“谢谢你,涩琪,还能一直陪着我。”裴珠泫乐观的表情附带着空洞的眼神。

 

“我会一直在的。”姜涩琪很坚定。

 

“既然这样,不如陪我去喝酒吧。”

“啊!?”

“快点!”裴珠泫拉上姜涩琪,就往车上走,两人开车去了附近的酒吧。

 

酒吧里人很多,很热闹,吵闹的音乐,还有狂欢的人群,一切仿佛都是为了发泄不同的情绪而准备的。

 

裴珠泫买下了一个包厢,买了很多酒,齐齐摆在桌上。

 

“涩琪啊,你不是一直好奇酒的味道吗?”裴珠泫若有所意地看着姜涩琪。

 

“欧尼,我还要开车,不能喝酒,你也别喝那么多。”姜涩琪很冷静地劝说裴珠泫。

 

裴珠泫一瓶又一瓶地干着,在嘴里的苦涩此刻都与酒精混淆,硬生生吞下去,划过喉咙,苦味弥漫,却觉得很舒服,裴珠泫一瓶接一瓶,不断地灌着自己。

 

“欧尼,别喝了。”姜涩琪看不下去这样堕落地如此不堪一击的裴珠泫,夺过了她手里的酒,“你不要这样!”

 

“给我!我要喝!”裴珠泫试图来抢,还是被姜涩琪拒绝了,裴珠泫软趴趴地卧倒在沙发上,双手捂着脸,趴着,开始抽泣,接着是撕心裂肺,“我为什么这么傻!裴珠泫,你就是个大傻瓜,你活该!”

 

“欧尼.....”姜涩琪手轻轻搭在颤抖的肩膀上,心里也着实替她难过,孙胜完离开这么久连短信也没有,让姜涩琪也很焦急。“欧尼,你要哭就哭吧,大声哭出来吧,也许.....会好一点。”

裴珠泫更大声了,完全不顾平时的高冷形象,在姜涩琪面前狼狈起来......

 

“我真的,真的还很爱她.......她会不会再也不会回来了....我要去找她....”裴珠泫说着一连串,带着哭腔。这是姜涩琪第一次见裴珠泫这样地难受,这样地大哭一场,心里明白是经历了怎样的委屈与心碎。

大概是将酒精都哭完,挥发,过了很久,裴珠泫的情绪渐渐平息,也抹去了脸上的泪水,红着脸,呆滞着,看起来很疲惫,头发很散乱,裴珠泫起身去了洗手间稍稍整理自己,冲了个脸,对着镜中的自己,水滴溅在玻璃上,滑落,模糊了镜中的裴珠泫,憔悴的脸色,才一天,就可以如此苍白,没有血色。裴珠泫冷笑了一下,就甩了甩手出去了。

“欧尼,好一些了吗?心里....有舒服些了吗?”

“我没事,我只是......我没事...”裴珠泫说不出来别的话,只能盲目地认为自己坚强,其实心里比任何一个人都脆弱易碎。她只是还爱着她.....

裴珠泫完全还没有清醒,走路摇摇晃晃,却不要身边的姜涩琪搀扶,硬出了酒吧。

外面的天已经暗下来,车子来来往往,灯光很刺眼。

“哎,欧尼,小心。”裴珠泫差点摔倒,被姜涩琪扶住。

“我没事。”裴珠泫走向车子的地方,却发现前方站着的人有点熟悉,很是熟悉......

 

“胜完。”姜涩琪先叫了出来。

 

裴珠泫先定睛看了看,然后又疯狂地笑着,“涩琪啊你看错了吧,怎么可能,她早就走了。”

 

裴珠泫继续向前走去,面前的人还是没走开,依然挡住......

 

“欧尼。”面前的人开口了,声音很清淡,但是熟悉的,有回忆的,惊心的。

 

裴珠泫怔住,看着面前的人,昏暗的夜景下根本遮不住深处脑海的最深刻的记忆。

 

“欧尼,是我。”孙胜完看着眼前的很是憔悴的裴珠泫,莫名红了眼,呜咽着,“我没走。”

 

裴珠泫不为所动,没有说话,闭了闭眼,想让自己清醒点,可是面前的人仍然还在,一清二楚,好像就是.......孙胜完。

 

“不会的,我可能喝醉了,涩琪啊,我喝醉了吧,出现幻觉了。”裴珠泫自嘲着,对着身后的姜涩琪一顿大笑。

 

孙胜完一把上前拥住了裴珠泫,很温柔,很轻,很自然。

 

“欧尼,是我,我没走,对不起.......”孙胜完停止了,嘴唇移到裴珠泫耳边,默默厮语,“我好想你,我爱你。”

 

裴珠泫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把头埋在了孙胜完的颈间,没有哭,没有闹,就静静埋着头。

 

“你去哪儿了?我快要疯了,找不到你。”裴珠泫很自然地阐述着给孙胜完 听,让孙胜完心口有些疼痛。裴珠泫用冰冷的手抚了抚孙胜完的胸口,是热的,是跳动的,用耳朵贴近听了听,慢慢说出了,“我好想你。”

 

孙胜完和姜涩琪相互看着,姜涩琪渐渐地展开了笑容,很是欣慰地看着孙胜完,接着就用唇形比喻了“再见”,就悄悄地先走了。

 

..........


评论(8)
热度(164)

GuestBamboo

真诚 善良 积极 是饭毛的理由了。
很幸福💗💙💛💚💜

© GuestBambo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