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estBamboo

再次见到你 6

孙胜完坐在床边椅上,手仍然没有脱离裴珠泫,紧紧抓着,面部没有表情,看起来像是神游,或许是在思考,双目看着闭着眼睛的裴珠泫,静静地看着,腿上因为在酒店匆忙而割去的伤口还在流着血,血迹透着裤子渗出来,染红了布料,孙胜完却感受不到一丝的疼痛。

 

孙胜完轻轻低下头,托着额头,面露痛哭,嘴里不停地念着“对不起。”,眼泪从眼眶中溢出,滴在了不漏缝隙握紧的手背,有些温热,又随空气风干,只留下一滴泪痕,隐隐约约。孙胜完又抬起头,想伸手去触碰裴珠泫的脸庞,感受一下对方的温度,但是一到只有一指距离的时候,孙胜完的手又在空气中怔住,咬了咬牙,眼神里透着犹豫,再三斟酌,又缩回了手指,收回了手,“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抚你的脸,像以前一样,像从前的我们一样。”孙胜完头埋在床边,不知过了多久,孙胜完感到困了,疲惫地睡过去了。

 

 

“欧尼,我们要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两人。”孙胜完牵着裴珠泫的小手,软软地撒着娇,甜甜的。

“好啊,我要和胜完永远不分开。”裴珠泫看着孙胜完满是期待和预知的幸福。

“如果......欧尼...,我......就.....”孙胜完的话逐渐听不清,模糊了起来。

 

在一抹清晨阳光中,裴珠泫挣扎着睁开眼睛,动了动嘴唇,环顾四周,后知后觉的伤口疼痛感刺激着她的神经,面部皱了一下,轻轻“嘶”地叫了一声。想一惯地用右手去抚摸伤口处,却觉得被拉住,动弹不了。往边上瞄了瞄眼,发现身边趴着一个人,再看清楚一些,是--孙胜完。

“胜完?”裴珠泫很惯口地叫了出来,完全不陌生。她看到孙胜完头发有些凌乱,闭着眼熟睡着,但可以看得出眼皮有些发肿,脸色好像很苍白,裴珠泫用另一只手去微微触碰一下,接收到了冰冷,不禁皱起了眉,但听到孙胜完渐渐起身的声音,又急忙装睡过去。

 

孙胜完摸了摸脸,打起精神,松开裴珠泫的手,塞在床被里,又替裴珠泫往上盖了盖被子,遮得严严实实,用手试探了裴珠泫的额头,测了测温度,发现没有异样松了口气,就身子不稳地出去了。

 

孙胜完捂着头,大概是趴着睡了一晚,头胀胀的,很不舒服。扶着墙,又一瘸一拐地走向卫生间,清晨,前台护士也去了别的病房例行检查,过道上也没有什么人,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到孙胜完腿上的伤口。孙胜完拖着脚步,慢慢地走到了电梯前,经过的时候撞见了电梯里刚好走出来的一个人。

 

“啊,对不起,你没事吧?”对面的人用着亲切的声音,也没有过多的注意孙胜完,手里提着很多东西,急匆匆地走了过去。

 

 

孙胜完只是双眼迷迷糊糊,依稀记得对方的样子,也没有留意,就进了卫生间。趴在洗手台猛地冲了一把脸,清醒了一些,抬头看着镜中有点狼狈的样子,黑眼圈显而易见,脸色煞白,嘴唇也只有一丝血色,整张脸呈现着疲态。“又回到了那个时候的样子呢。因为后悔的样子呢。”孙胜完对着镜中的自己用着极度消极嘲讽的语气。“或许我真是活该。”孙胜完又挽起自己的裤腿,发现血液凝固,被划去的伤口有些化脓,触碰的时候很疼,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孙胜完无精打采地回到了病房,想看看裴珠泫有没有醒来。

 

推开门,她看见裴珠泫已经清醒,而且也没有什么大碍,坐在床上正在跟床前一位有些眼熟的人聊天,床头边也放着一束很漂亮的花,还有一些水果,似乎与刚才在电梯遇见的人相似。

 

看着裴珠泫的目光朝向了门口,却始终没有说话,眼神也很快地避开,看向了别处,那人也跟着转头看了过来,投以惊讶却很友善的笑容,“你是?”

 

“她是我公司员工。”裴珠泫并没有过多的介绍,喘着虚弱的呼吸声,低着头说着。

 

“你好,我们好像在电梯旁撞见过,你没事吧?啊,你腿上,怎么回事.......流血了....”那人很担心地起身,过去扶住了孙胜完,“不行,伤口好像很严重,我扶你去医疗室吧。珠泫欧尼,我先带她去一下医疗室。”说完,那人就硬生生拉走了孙胜完。

 

裴珠泫欲言又止,想加以平淡的关心却好像无从下口,似乎在喉咙被卡住了一般,只是咽了咽口水,抿了抿嘴,耐心地等待着。

 

“又是这样吗?明明自己受伤了也不说,为什么这样。”裴珠泫完全出神地思考着,手指摆弄着,却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孙胜完,相似的场景早就一闪而过,留下的不过是如今的感叹。

 

“这位小姐怎么不及时说,万一伤口感染地更严重了怎么办!”面对护士的斥责,孙胜完只好委屈地嘟嘟嘴,一脸很听话的样子,却忍不住在药物刺激伤口时露出痛苦的表情,痛地“嘶嘶”叫,惹得送她过来的那人不禁笑了起来。

孙胜完看着那人,尴尬地也咧着嘴。“对不起。”

“嗯?!有什么好抱歉的,反而觉得你还挺可爱的,对了,我以前没见过珠泫欧尼身边会带员工的,你做什么的?”

“我是专门替她翻译的,所以.......”孙胜完眼神示意了一下,就没有往下继续详细讲述了。

 

“啊......原来是珠泫欧尼身边的翻译官呢,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应该是从国外回来的吧?”

 

“从加拿大留学回来的。”

 

“加拿大......”那人点点头。

 

替孙胜完包扎完伤口,孙胜完被那人搀扶地坐在病床上,暂时缓解一下刚刚的痛楚。

那人一直盯着孙胜完,眼中好像想要打开什么话匣子,只是一直好奇地看着孙胜完。

 

“怎么了?”孙胜完纳闷,以为自己脸色有什么东西呢,摸了摸脸“我脸上是不是沾了什么?”

 

那人“噗嗤”地笑了一声,然后伸出手,爽朗地开口“你好,我叫姜涩琪。请多指教。”

 

“我叫孙胜完。请多指教。”

 

“是很好听的名字,那我以后可以叫你胜完吗?”

 

“谢谢。”

 

“很高兴认识你,胜完。”


评论(8)
热度(118)

GuestBamboo

真诚 善良 积极 是饭毛的理由了。
很幸福💗💙💛💚💜

© GuestBamboo | Powered by LOFTER